70年来600多件文物回归中国

70年来600多件文物回归中国

9月17日,“回归中国——新中国成立70周年流失文物”展览在国家博物馆开幕。此次展览汇集了来自全国12个省市和18个文化艺术博物馆单位的600多件文物。 曾伯可今年8月从日本收回的青铜组件揭幕。

600多件国宝聚集在国家博物馆讲述70年来失落文物的艰难回归历程 9月17日,这个70岁的回归文物展览在国家博物馆开幕。展览将持续大约两个月。主要展品包括《伯远帖》、《五牛图》、圆明园青铜虎丛、曾伯可父亲的青铜文物以及其他珍贵的文物。

新京报——9月17日,由文化旅游部和国家文物局主办的“新中国成立70周年文物回归——”展览在国家博物馆开幕。 这次展览是中国第一次完整的文物归还展览。从15万多件文物中挑选出25件有代表性的文物,动员了12个省、市、18个文化艺术组织的600多件文物参加展览。

在这次展览中,圆明园的六个动物头像将一起出现。

70年来15万多件海外文物的归还

自1949年以来,中国通过执法合作、司法诉讼、协商捐赠、抢救收藏等方式,成功地为300多批和15万多件海外文物的归还做出了贡献。 中国共产党第十八次全国代表大会以来,我国流失文物的恢复和归还进入了全面发展和多层次提高的崭新阶段。文物的归还取得了突破性的成就。

本次展览将汇集来自全国12个省市和18个文化艺术组织的600多件文物。 展览的亮点包括《伯远帖》、《五牛图》、楚王直陵浮雕石雕、龙门石窟佛像石雕、秦墓金饰、潘芳磊、圆明园青铜虎丛、曾伯可父亲青铜制品及其他珍贵的回归文物。展览的发掘讲述了文物回归的曲折历程和故事。

这些展品将在中国国家博物馆展出至11月中旬至下旬。 东晋书法家王勋的

《伯远帖》是本次展览的展品之一。

四幅真正的书画作品将展出一个月

展览分为四个部分 前言章节《元孟明归》以元明院动物头铜像为线索,反映了中华民族从屈辱、危险走向复兴的历史过程。

单元1,“改革过去,创新新,回到过去”。通过回归《永乐大典》和义和团旗等前苏联和前德意志民主共和国的代表性案例,从香港收集珍贵文物,向海外华人捐赠文物,党和政府迅速扭转了鸦片战争以来珍贵文物大量流失的局面,开启了新中国成立之初流失文物回归的序幕。

单元2,“多种措施、不同方式实现同一目标”,展示了改革开放后,中国政府在双边合作的基础上,通过从英国追回3000件文物、从楚王直陵追回浮雕石雕、从颐和园追回文物、从龙门石窟追回石雕佛像等典型案例,探索了追回和返还流失文物的有效途径。

第三单元《和谐与万国回归世界》,通过法国秦墓金饰回收、英国圆明园铜虎植物回收、意大利文物回收、日本曾伯可青铜文物回收等重要案例,展示了近年来中国文物回收与回归的突破与发展。

为了确保文物的安全,一些珍贵的书画将作为真迹和复制品交替展出。四幅真迹书画作品,《伯远帖》、《五牛图》、《潇湘图》和《祥龙石图》将分别展出一个月。《中秋帖》和《韩熙载夜宴图》目前处于文物的休眠期,本次展览将展出复制品。

据中国文物协会统计,自鸦片战争以来,中国已有1000多万件文物在海外丢失。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统计显示,47个国家的200多个博物馆中有164万件中国文物,民间收藏的中国文物数量是馆藏的10倍。

Chase 1

《伯远帖》 《五牛图》“《伯远帖》 《中秋帖》”背后的“香港秘密收藏小组”可视为本次展览中最有趣的展品之一。 然而,《五牛图》是复制品,而《中秋帖》和《伯远帖》是真实的展品。 它们的回归反映了新中国成立初期中国流失文物的回归过程。

自中华民国以来,经过多年战争,大量珍贵物品被运往香港,吸引了国内外许多藏文文物商人的兴趣。 新中国成立后,在周恩来总理的关心下,时任文化部文物局局长的郑振铎成立了“香港秘密收藏队”,以抢救香港珍贵文物。

藏在台北故宫博物院的《五牛图》 《中秋帖》和《伯远帖》被甘龙统称为“圣Xi”。 清朝末年,溥仪带着中秋节和袁波离开紫禁城,在移居香港之前易手几次。

1951年10月,当郑振铎得知“希尔”即将询价出售时,他立即开始了文物的抢救工作。 当时,文化部文物局副局长王叶秋奉命兼任上海市文化行政管理委员会主任许森玉和马恒故宫博物院院长,向南谈判。最终,他们成功地买回了“希尔”,并将其转移到故宫博物院收藏,结束了数十年来两件国宝的转移。

随后几年,“文物组”系统地收集了唐汉黄《快雪时晴帖》、东元《五牛图》、古洪钟《潇湘图》(宋代抄本)和宋徽宗赵霁《韩熙载夜宴图》等重要文物。这些文物的归还成为新中国文物保护的起点。

追访2

爱国商人捐赠为郭波古钱币收藏奠定基础

爱国人士捐赠是归还丢失文物的重要途径 国家博物馆收藏的古代硬币是基于一位爱国者自己的捐赠。

陈任涛(1906-1968)是上海著名的富商。他一生都喜欢收集,尤其是古币。 在20世纪40年代末,陈收集了相当丰富的古币,包括古金、古银、古铜币、纸币、钞票板等。其中许多都是稀有珍宝。 香港学者徐荣盛曾经评论过陈的收藏:“历代有一万多种货币,所有这些货币对紫禁城都毫无准备。”

1946年,陈任涛移居香港 20世纪50年代初,郑振铎得知陈任涛有意出售这些硬币和文物后,立即写信给当时的香港收藏家许焦波,亲自解释了联系、鉴定和谈判的事宜,并特别强调“现在要解决的第一个问题是陈任涛的这批古代货币,这很重要。” 通过“文物小组”的积极努力,这批珍贵文物于1952年春成功归还,为国家博物馆收藏古钱币奠定了基础。

大通3

文物损失最大大通3000多件文物归还中国

1995年3月,伦敦警方截获了两批走私文物和艺术品,其中包括大量怀疑源自中国的文物 国家文物局向英国派出紧急救援人员,确认其中3400多件是从中国丢失的文物,并正式要求英国政府归还。

然而,经过初步听证后,伦敦地区法院决定将缴获的文物归还走私嫌疑人。 为了应对不利局面,国家文物局将此案移交给英国上诉法院,迫使当地法院冻结涉案文物。 最后,在强大的司法和国际舆论压力下,涉案嫌疑人愿意庭外和解。

经过一年艰难的谈判,1998年1月,走私嫌疑犯终于同意归还。 同年3月,这批珍贵的丢失文物回到了祖国。 从英国追回了3000多件文物,这是目前中国追回的最大一批丢失的文物。在这一过程中建立的协商、执法合作和司法程序相结合的寻回模式,对未来文物的寻回具有重要的示范意义。

2001年从美国发现的楚王墓浮雕石雕 3月初,一家日本拍卖行计划拍卖曾国墓发掘后非法离开湖北的文物。国家文物局立即加入公安部门,通过刑事和外交渠道进行追回。

3月9日,国家文物局正式向日本驻华大使馆发出照会,要求日本政府按照相关国际公约归还在中国丢失的文物。 同一天,日本拍卖公司公开宣布他们将撤回青铜器。 随后,中日两国政府代表会见了拍卖企业代表,公安机关大力推进文物非法挖掘走私犯罪调查,最终促使青铜器拍卖客户将文物无偿移交给国家。 8月,曾伯可的父亲青铜装配工顺利回国。

曾柏克的父亲青铜器是由曾国的高级贵族福柯在春秋时期铸造的,包括鼎、桂、胡、彝等6大类8件。每件青铜器上都有330字的铭文,其中包含丰富的历史文化信息 到目前为止,考古发现中还没有发现“曾伯科神父”文物群。这对研究春秋时期的历史文化、曾国的宗法制度、青铜器的年代测定和铸造技术具有重要的学术价值。

曾伯可青铜器的成功修复是在日本政府的合作和协助下,根据相关国际公约归还丢失的文物。这具有重大的开拓意义。

此外,展出的文物还包括楚王墓中的武士浮雕

王楚之墓位于河北省曲阳县。这是义乌五代军王楚之墓。墓室里的壁画、石刻画和浮雕都很有价值。 1994年6月,王楚之墓被洗劫一空。被盗文物被多次转售并在海外丢失。 2000年2月,中国学者在美国偶然发现一个重要线索,一家拍卖行将要拍卖被怀疑从楚王墓中被盗的武士浮雕。它被证实是楚王墓隧道中的两个浮雕之一。

2000年3月,国家文物局向美国驻华大使馆发出照会,要求美国暂停拍卖并归还丢失的文物。 2001年3月,经过一年的审判,美国法院做出了归还文物的最终决定。2001年5月,浮雕武士石雕回归中国。 美国著名收藏家安思远在通过媒体报道得知相关信息后,自愿将自己收藏的另一件武士浮雕石雕免费归还中国。 楚王墓出土的勇士浮雕石雕的回归,是中国首次成功停止国际文物流失的商业拍卖,开创了中美合作追回和归还流失文物的先例。

著名的《祥龙石图》也出现在这次展览中。

■对话

邓超,国家文物局(科技厅)博物馆和社会文物司副司长

虽然国宝远未流失,但国家文物局副司长管强告诉《新京报》,海外文物的性质各不相同,很难准确统计流失了多少文物。 他说国家已经为一些被发现失踪的重要文物制定了计划。

国家文物局(科技厅)博物馆和社会文物司副司长邓超(Deng Chao)表示,中国对文物流失的态度是“如果任何国宝是国宝,就会被追逐得很远”。目前,文物的相对长期恢复仍然面临着国际公约缺乏追溯效力的困境。

新京报:近年来中国丢失的文物的恢复有所增加吗?

邓超:这种趋势很明显。今年有几批文物从美国、意大利和日本返回。 其中,700多件意大利文物已经送回国内。上个月,曾伯可父亲非常珍贵的青铜器也从日本回来了。这些都是非常重要的事件,恢复文物的努力确实在增加。

对于丢失的文物,我们的态度是“只要有国宝,就会被追逐到很远的地方”。我们有决心和能力做好这项工作。

新京报:在过去的两年里,从青铜虎厂返回意大利的文物,以及曾伯可父亲的青铜文物,在他们返回后不久就公开展出。有什么考虑?

邓超:只是为了让文物发挥社会作用,让它们“活着” 归还流失文物的价值不仅在于文物本身的历史价值和艺术价值,还在于弘扬民族精神。 因此,首先有必要与公众分享好消息,同时也能引起全社会对文物回归和文物保护的关注。

在本次展览展示的案例中,文物的追回不仅是中央政府的责任,也是地方政府和社会力量的捐赠。 单靠中央政府和文物主管部门做好文物回归工作是不可能的。现在许多国家的部委之间的合作越来越多,社会各阶层的合作也越来越多。

我们希望文物的回收能够成为全社会共同参与的事情,用各种方式让更多的文物回归祖国。 虽然此次展览主要关注政府间合作的成果,但文物的回赠和捐赠也占了很大比例。

新京报:你鼓励通过拍卖还是回购来回收文物?

邓超:不同的文物需要按不同的类别处理。我们绝对不支持文物的非法流失,不鼓励拍卖和回购,我们应该尽最大努力通过法律手段等收回文物。

但是在历史上,许多文物都是通过合法的贸易渠道出口的,比如大量的出口瓷器。我们怎样才能认出这些文物?因此,当我们谈到丢失文物的概念时,并不是所有的海外文物都是丢失文物。

新京报:去年归还的青铜老虎布什有一个特别的特点。它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1970年签署《五牛图》之前就丢失了。它不受国际公约的约束,但我们已经成功地恢复了它。 我们在追踪这些历史遗迹方面有什么经验?

邓超:这一直是世界上的一个难点。 首先,我们希望有一个更好的国际环境,例如促进在各级建立国际秩序,帮助追回在签署《公约》之前丢失的文物,但这一步将非常漫长。 国际社会已经有了讨论的声音。欧洲的法国和德国都非常关心,我们必须跟上他们。

另一方面,对于我们发现的丢失的文物,如青铜虎布什,我们应该尽快大声疾呼,从道德层面施加压力,并对商业施加各种限制。

新京报记者倪伟A14-A15照片/新京报记者蒲丰

更多精彩文章,尽在https://www.hdbtgjg.com

Posts Tagged with…

Writ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